他的歌

----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。
「這個世界」


  如同「不再想起」歌詞中,最後一段所說:「也許在即將消失的年輕裡,我只有幻想,沒有回憶。蔡藍欽在這張個人專輯中,強烈流露出他對生活的敏銳寫照,和企圖註解過去的野心。細審他留下的作品,我們清楚看到: 他不甘自限於通稱的所謂「校園歌手」,而努力達成「作者歌手」的痕跡。在他明朗清晰的詞意中,同時面對了「幻想」、「回憶」與「年輕」,處理了一個當代台灣學生稍嫌青澀,卻純淨真誠的心靈世界。

  從流行、民謠到爵士,蔡藍欽來者不拒的樂型接觸,和自小及長不間斷的樂器訓練,是他比一般校園歌手開闊及精細的重要處。他的曲風,絕對不是「清新」、「純樸」這樣簡單的字眼,可以一筆帶過;如同畫家對遠近比例的敏感,蔡藍欽對旋律、節奏近乎直覺的敏感,也有過人的天賦,曲式與小節的安排雖不驚人,卻極端正確,甚且常能峰迴路轉、出人意表。

  就像「老師的話」裡,尖銳的體罰、惡補與升學主義問題,以第一人稱的反諷姿態出現,控訴的氣息反而更深入人心;又像「同樣的路」節奏剽悍,從歌詞到唱腔卻透著冷冷自若的疏離;而描述青少年成長的「他的話」,寫盡現代教育與成人價值的陰影,令人不敢逼視卻旋律柔美沈靜。蔡藍欽慣用看似矛盾的筆法,重新拆解樂曲上表象與真實,進而達到藝術上更深沈的餘韻。

  當聽者習慣拿 Don McLean, Jim Croce, 甚或 Bob Dylan 等民謠大師的音樂,來形容蔡藍欽歌曲中吟遊詩人的氣質,他自己深心偏愛的,卻是像重搖滾樂團「Led Zeppelin」、「Deep Puple」,華麗絢奇的「Queen」和美國加州搖滾代言人「Eagles」的作品。這不僅說明了蔡藍欽的潛質與性情,在音樂上具有多樣發展的可能,也再次見證了他外表柔和和謙遜的生命,藏有怎樣狂飆自許的烈焰。

  作為一個作詞、作曲、演唱的新手,蔡藍欽本來足以我們付出更大的希冀,但現在他倉促而平靜地離開塵世,使得開始也成為結束;只有這一張唱片保留了他不盡完美卻彌足珍貴的音樂,紀念一段多情的歲月,一個昂揚的中國少年。

Apple iTunes Store